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爱情戏码

爱情戏码

  • 完结小说《爱情戏码》是微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温之言许巍川,书中主要讲述了:淋浴房里站着一个女人,肤白胜雪,柳腰翘臀,大长腿笔直修长,一个背影就已经足够诱惑人……...
  •  2万字
  • 121565 
  •   1765
象雨梅

第4章:失约,岳父母不及她的坏情绪

赵籽琳和父母在家里等许巍川回去吃饭已经等得快不耐烦了。

赵籽琳安抚道,“爸妈,魏川公司挺忙的,今天一天都在开会,可能会回来晚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赵启明起身,语气不好,“这饭我和你妈就不吃了!”

母亲周润茹也失望的看了她一眼,跟着赵启明一起走了。

赵籽琳让佣人把饭菜撤下去,给许巍川打了个电话过去,没人接。

而许巍川早就把她晚上说她父母要来吃饭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会儿在温之言住的别墅,脱了西装,替昏睡过去了的她熬着粥。

他来的时候温之言躺在地上,双眼通红,一看就是哭过的。

他将她抱起来,“你别这样。”

别每次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破碎娃娃,他看了闹心。

“我弟弟在哪里?”

“……”把她放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平复情绪。”

他不和失去理智,冲动不冷静的人谈话。

昨晚喝了水的玻璃杯还在床头放着,温之言拿起朝许巍川扔过去。

杯子里的水泼在了他身上,杯子碎在了地上,“他在哪里?”

许巍川脚步一顿,只字未言,关上门出去。

温之言挫败的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接了,“魏川,你不是答应了回来吃饭的吗?”

赵籽琳心里再生气都不会对这个男人大声说一句话。

“我只说过我尽量。”许巍川不想说话,尤其是现在。

赵籽琳闭了闭眼,“就不能不去她哪儿吗?”

哪怕一天,今天她父母要来啊,陪她演一场都那么困难吗?

许巍川眉头一皱,“这不是你该知道的,还有什么事吗?”

赵籽琳心凉了,眼角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这个男人又怎么会在乎她的想法,“没有了。”

许巍川当即挂了电话。

“太太,有您的电话。”佣人过来给她说,“刚才打您的手机占线。”

“挂了吧。”

赵籽琳回了卧室。

卧室里有许巍川的东西,却没有他的味道。

赵籽琳把他的衬衣抱在怀里,闭上眼睛,轻轻的嗅,深深的嗅才能闻到一丝他的味道,嗅着嗅着衬衣就湿了一团,那是她的眼泪。

谁能有她这么悲哀?

放任自己的丈夫出去寻花问柳,到另外一个女人的住处共度良宵。

而她只能依靠衬衣上那点薄弱的味道来想念他。

只是又怪的了谁?

当初是她自己死活要嫁给他的,明明知道他心里藏着别人。

即便没有感情也没有关系,至少她能守着他,至少她是外人眼里的许太太。

这么执拗的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怕是只有她赵籽琳能做得如此心甘情愿了。

“之言,醒醒。”许巍川把粥熬好,还盛了一碗在旁边凉着。

温之言闭着眼睛,“你走吧,我现在对你笑不出来。”

许巍川,“……”

许巍川许久没动,温之言都以为他凭空消失了。

谁知道他也上床,搂着她,“之言,我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温之言的心已经麻木了,再也不会因为他一句温情脉脉的话而急速跳动。

是啊,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十年前,她十二岁,他十八岁。

他们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遇见,懵懂青涩的初见倾心,两人都把彼此刻在心上。

他说,“之言,你愿意做我的军官夫人吗?”

那日晴空万里,天际是一片耀眼的蓝,她的眼睛被太阳照射得睁不开,他伸出双手,在她额头上方为她撑开了一把手做的伞。

“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她问的话根本就和许巍川的问的不是同一个频道上的,倒像是在谈条件。

“别的军官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军官夫人一定可以,想做什么都行!”许巍川说的斩钉截铁。

“那好吧,我愿意做你的军官夫人。”

许巍川笑了,额头上的汗珠一颗一颗的滴落,“之言,不能反悔哦。”

“不反悔。”

少女明眸皓齿,眼睛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了,许巍川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这是许巍川的专属印章。”

她也回亲了他一下,“这是温之言的专属印章。”

只是后来,变数太大。

他投身商海,肆意纵横,成为商界巨富,并另娶他人;

她仇恨蒙心,甘做情人,身份见不得光,并身陷囚笼。

年少时那所谓的承诺,不过是过眼云烟,风一吹就散尽,不做数。

“之言,就那么恨我吗?”许巍川抱着她僵硬的身体。

温之言平时对他百依百顺,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连身体都是任他摆弄,他也很清楚,那不过是她制造出来的假象。

现在这个在他怀里僵硬得跟块木头似的温之言才是真实的温之言。

“你说呢?”

许巍川放开她,“锅里我给你熬了粥,饿了就去吃,我先走了。”

他怕再不走,会惹得她更不快,那样只会适得其反,她会更加嫌恶他。

虽然她现在就很讨厌他,既然都已经这么厌恶了,照理说也不在乎再多一点,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再让他们之间多一点。

汉城这么大,他现在开着车居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车厢里的音乐在此刻听着是那么悲伤,它在倾诉迷惘与彷徨。

许巍川听出了寂寞。

“许总……”助理彭华接通电话。

“公司还有哪些需要我处理的文件?”许巍川不像其他人,会去喝酒放纵,他的自控力好的惊人。

彭华在音乐酒吧,听到许巍川这样问他,连忙放下了酒杯,开始汇报工作。

“许总,我给你送到家里还是……”

家?

连许巍川自己都没发现他轻轻摇了摇头,“我去公司。”

这不是要加班?

彭华身为一位专业素质极高的特助,自然是要跟上许巍川的脚步,“你不用来了。”

许巍川想自己静静,“明天早上给我带套衣服来。”

他的办公桌上堆了高高几大叠需要他审核的文件,已经被全部标注了轻重缓急,他只需要看最重要的。

但是这个夜晚还这么长,不一一看完怎么能等到天亮?

办公室极大,全落地窗景色。

许巍川端着咖啡站在窗前,俯瞰着这座城市,曾经,她说,“魏川,如果能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就好了,俯瞰汉城的渺小一定很过瘾!”

现在,温之言却未踏足过这里半步。

腾翔集团,整个汉城最高的写字楼,标志性建筑,高达700多米。

手机嗡嗡的震动,是赵籽琳的手机号码。

许巍川挂断,坐下开始翻看文件。

两个多小时过去,文件看了一半,揉了揉眼睛,杯子已经空了,起身为自己续杯。

回来时,办公桌上的电话亮着,不断震动,显示的是一串数字。

许巍川并没有挂断,而是接了起来,声音还比较温和,“喂……”

“川哥……”电话里不光有说话人的声音,还有呼呼的大风。

“那么大的风,怎么不回宿舍。”许巍川将杯子放下,闲适的靠在办公桌上。

“川哥,我才下训练。”声音不像许巍川那么富有磁性,还带着青年的稚嫩。

“累吗?”

前面站在军事训练场上,穿着被汗水浸透的军装,话被大风吹散,但是许巍川却听得清清楚楚,“累,但是你不是说,男人不可以喊累的吗?”

说话的人狡黠一笑,“川哥,我可没有向你喊累。”

许巍川笑了,“你小子……”

累字都说了两三遍了,才说没喊累。

“川哥,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与世隔绝的军事训练基地到处都是枯燥寂寞的分子,他想出去想疯了。

但是许巍川不允许,他就只能待在这里。

“怎么啦?”

少年撇了撇嘴,“川哥,我想我……”

“我过两天就来看你。”

许巍川没让他说完,“坚持了这么久了,不差那几年。”

“我知道了川哥。”声音有些闷闷不乐。

“听话,别委屈,我过两天来看你。”许巍川这算是在哄他。

“嗯,我回去睡觉了川哥,下次再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少年望着天上的月亮,再等等,再等等吧。

许巍川继续看文件,却再也无法看进去一个字,又拿出电话打了一个出去。

这次接电话的是一个粗犷的声音,“喂……”

“是我。”

“劳资知道!”对方语气很暴躁,穿着一身严谨的军装,“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许巍川并不反感他的大嗓门,反而觉得亲切,“想了解一下他的训练情况。”

这个他,自然就是指刚才和他通电话的人。

“你说108?”108是代号,在基地都是叫的代号。

“嗯。”

严慎看了看电脑上记录的数据,“各方面都不错,就是心肠还不够硬,最怕感情用事。”

这个不用他说许巍川也是知道的,“好好训练他。”

“不过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小屁孩的?”

“秘密。”

许巍川挂了电话,严慎又一次暴走!

除了挂电话还会什么!

温之言只有一个朋友,是一位女警官。

两人高中三年,情比金坚,大学在不同地方上的,联系渐渐变少,但每次一联系就恨不得跑到对方的城市见上一面。

“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向葵说话中气十足,嗓门比一般女生大。

温之言以为是许巍川给她打的,就没接,但是许巍川不会一个接一个的连环call。

能给她打电话的人不多,拿起一看,居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向葵,“睡着了。”

向葵好像在机场,她听到了广播的声音,“你去哪里?”

向葵哈哈大笑了两声,“你猜啊。”

“不会是要回汉城吧!?”温之言从床上弹了起来。

大学毕业后,向葵在另一座城市工作,他们平常见面都是通过网络视频,现在她这么兴奋,无疑是要回汉城了。

“对呀!可能四个小时过后你就能见到我了,我在机场等你哦,登机了,拜拜。”

温之言还在消化这个重磅消息,向葵就将电话了。

她已经休学两年了,还有她现在的生活状况也没有和向葵说过。

见面了怎么办呢?

先不管那么多,走一步算一步。

快速下床把自己收拾好,然后看着乱七八糟的房子,恨不得掐死自己。

这要打扫到什么时候啊!

这鬼地方又没车,她平常都不出门,现在可就真的犯了难了。

难道要向他求助?

温之言拉不下脸。

随后又想到两个人的关系,立马换了一张脸给他打了电话过去。

许巍川刚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会儿,就感觉到桌上的电话在震动。

“喂……”声音很疲倦。

“在忙吗?”

许巍川忽的睁开眼睛,“没有。”

她给他打电话了,许巍川所有的倦意一扫而空。

“能不能麻烦你个事?”毕竟有求于人,那个人还是许巍川,温之言的态度很好。

这语气,像极了从前她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你说。”

许巍川放缓了声音,不想破坏这一刻,好像回到了过去,“什么事情?”

温之言咬了咬唇,指尖掐着卧室里的兰花叶,“我想去机场,能不能帮我找个车。”

“机场?”她一般都不出门,曾经他提过让她多出去走走也被她拒绝,现在她主动说要出去,还是机场。

温之言见他没有继续说,就说,“我朋友来了,我要去接她。”

“哦,原来是之言的朋友来了。”许巍川声音里有了笑意。

温之言一愣,多年前,他说带她出去踏青,她说不行,有朋友找她。

他当时也用这种声调说了同样的话,“哦,原来是之言的朋友来了啊。”

现在……

温之言笑了笑,许巍川心里的暖意消失了,这种笑声,他不喜欢,“可以吗?”

“可以。”

“谢谢。”

许巍川的办事能力一流,电话挂了最多十五分钟,就有人找上门。

是一个中年女人,“温小姐,你好,我是许总找来帮您开车的。”

“你好,进来吧。”温之言还在收拾客厅。

“温小姐,我帮你吧。”女司机很客气,主动提出要帮忙。

其实是她来之前许巍川吩咐过的,本来他昨晚不走就打扫了,可是后来他又走了。

知道温之言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所以他也没找来人扫,反正她在家里也没事,找点事做也好。

只是看她要出门,可能还会带朋友来,才叮嘱司机帮她的忙,这样也快些。

“谢谢啊。”温之言没有拒绝,能尽快打扫干净最好。

还不知道这里去机场要多久,会不会堵车,迟到了就不好了。

以前向葵就不喜欢等人。

“温小姐,你一个人住这里吗?”司机见这房子里空荡荡的,就问温之言。

温之言在捡玻璃,手指不小心被割了一下,好在伤口不深,她没有在意,“是啊。”

“你不害怕吗?”她有一个女儿,平日里胆子小的很,她家还没有这儿一个客厅大,女儿一个人在家还害怕。

“不怕呀,这有什么好怕的。”

到处都是许巍川的眼睛,还会有人来作怪不成。

哦,有,他老婆,但是这么久了从来就没有来过。

“阿姨,这里到机场要多久?”温之言满头大汗。

“不堵车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啊?那么久?”收拾屋子可能就用了一个多两个小时了,还有一点没有收拾,先去机场,回来再说。

“阿姨,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这一片别墅区风景秀美,沿途风光比景区还好,住在这里的人个个都是富豪。

“温小姐,你赶时间吗?”

温之言在经历过父母车祸后就很少坐车了,“不用,我不赶时间。”

只能期盼不堵车,这样或许还能赶得到。

机场如人海,人来人往,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脑袋。

温之言很久没有这样置身在人潮中了,大家挤来挤去的,还好中央空调开放着,不然肯定会有人晕倒的。

有些人说话带外地口音,可能是来工作的,也有些人讲英文,要么出差来此要么接待来此,还有些人是本地口音,不用多说,这一定是回归本土的!

“之言!”甩掉行李箱单手翻越护栏疯狂拥抱温之言的女人就是向葵。

利落精神的短发,接近一米六五的身高,不愧是警察,脱掉制度浑身也是一股子正气。

“向葵,我快要被你勒死了。”温之言拍了拍向葵的胳膊,笑的一脸纯真。

向葵捧着她的脸揉了揉,“哇,温之言,你笑起来还是这么好看,跟个小孩儿似的。”

是的,温之言此刻没有刻意装出一副给许巍川看的那种笑容,而是发自肺腑的笑。

“还不好意思了?”向葵拍了拍她的脸,“这么纯情?”

搂着温之言的肩膀往机场外走去,“哎哎哎,你的行李箱。”

温之言提醒她,向葵跑回去把行李箱捡起来,“这不看着你太激动了,连家当都扔了。”

她和温之言两个人,一个性子喜静,一个跳脱的厉害。

能成为好朋友,好闺蜜真是意外。

认识的人都说,她们两个性格正好互补。

“温小姐……”看着温之言和向葵要坐出租车,司机出声叫住了她。

温之言一愣,忘了这儿还有一个司机了。

可是她不想让向葵知道她现在的状况,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一旦问起事来,就跟在审她的犯人的似的,刨根问底。

“你认识?”向葵问温之言。

温之言摇头,“不认识,我来接你的时候叫的车。”

“那就走吧。”

女司机没有跟上去,而是给许巍川打了一个电话,她来的时候他说了,回去的时候她不想坐车就别勉强。

出租车上,向葵说了一大堆在她身上发生的搞笑的事情,听得章陌也哈哈大笑。

“去我家吧,我老爸早准备了大餐等我回去。”

向葵是单亲家庭,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一个人把她拉扯长大,从未想过再娶别人。

温之言好几年没有去过她家了,“好啊。也不知道叔叔还认不认识我?”

“肯定认识啊,你温之言这么漂亮,过目难忘啊!”向葵给她爸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

“你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呢?”

“就那么希望我赶紧走啊?”向葵拍了拍她的肩膀,“温之言同志,你放心,我回来就不走了,保护人民是我的指责,保护你是我的使命!”

目录

《爱情戏码》小说精彩试读 第17章出车祸了 2021-05-13

《爱情戏码》大结局在线阅读 第4章:失约,岳父母不及她的坏情绪 2021-05-13

《爱情戏码》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第2章:荔枝糕,他给他老婆买回去 2021-05-13

《爱情戏码》温之言许巍川全文精彩试读 第6章:流沙河,酒不醉人人自醉 2021-05-13